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拉美国家货币动荡的原因及其影响

作者:未知

  自2018年4月以来,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市场颇不宁静。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分化、全球贸易投资冲突与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强势美元预期以及全球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的背景下,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面临大规模资本外流的考验。换言之,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面临显著的贬值压力。作为新兴市场经济体集中的地区之一,拉美国家也无法独善其身。根据CEIC数据库计算,2018年上半年拉美主要六国货币月均兑美元汇率都有不同程度的贬值。按贬值幅度由高到低排序,2018年1~6月,阿根廷和巴西货币贬值显著,分别为28.6%和14.8%;墨西哥和智利�币分别贬值6.8%和4.8%,处于中等;秘鲁和哥伦比亚货币贬值幅度最小,分别为1.7%和0.9%。
  货币动荡的原因
  本轮一些拉美国家货币动荡主要归因于外部环境压力、内部结构失衡和政治因素扰动三者的共同作用。外部压力主要包括全球融资成本上升、美元加息步伐加快、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地缘政治冲突不断,等等。拉美国家内部失衡主要表现在增长与通胀关系、财政收支、国际收支平衡等方面。而政治因素扰动主要来源于政治局势和大选周期等。
  外部环境压力
  首先,全球融资成本上升。这主要受两方面影响。其一,主要发达经济体相继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紧缺。美联储已于2015年12月开启历史性加息周期,并于2017年10月启动缩表进程;欧洲央行自2018年1月起缩减每月资产购买规模至300亿欧元,标志着欧元区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代正在终结;虽然日本央行在6月的货币政策决议中依然维持超宽松政策不变,但是有关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讨论已经展开。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的市场预期加重了投资者对全球融资成本上升的担忧。其二,鉴于美国加息、缩表、减税“三箭齐发”的政策协同效应,加之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强于预期以及制造业持续改善,美 元汇率上半年持续攀升。利率走高及强势美元将直接增加以美元计价的外债的债务负担,从而令新兴经济体汇率市场承压。换言之,美元升值放大了全球融资条件紧张的程度。
  
  其次,贸易保护主义升级。自2018年3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以来,其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导致与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争端不断升级。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已纷纷采取反制措施。7月6日美国开始对价值340亿美元的澳门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主动挑起对华贸易战。全球经济陷入全面贸易战的风险陡然上升,其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可能甚于发达国家。作为与美国保持密切贸易和金融市场联系的新兴市场,拉美国家无法避免要遭受贸易、投资、金融、大宗商品市场等方面的冲击,从而导致汇率市场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恶化。
  最后,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受朝鲜半岛、中东地区持续紧张局势影响,地缘政治风险仍然很高。在中东地区,持续的冲突、加剧的紧张局势以及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引发的新的不确定性,可能加剧石油市场的动荡、挫伤经济复苏信心并进一步放大不稳定因素。与此同时,俄罗斯与美国和欧盟的持续紧张关系也可能导致报复措施的升级。在这种地缘政治局势中,全球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短期资本回流美国趋势加强,从而导致新兴市场面临较大规模资本撤出的压力。
  内部结构失衡
  梳理本轮货币贬值的拉美国家的主要经济特征,不难发现它们在结构失衡上存在共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见表1)。
  首先,通胀率和/或失业率具有“高企”特征。经济学人智库(EIU)数据显示,2018年阿根廷经济滞胀较为明显,增长率和通胀率分别为0.8%和28.2%。阿根廷的高通胀,一是因为公用事业收费逐渐提升至与市场价格相一致的水平,二是近期比索的快速贬值通过传递效应与短期高通胀形成了恶性循环。至于失业率,在拉美六国中,除秘鲁和哥伦比亚外,其余四国2018年失业率预计均高于2017年。巴西失业率甚至高达12.2%。即使在失业状况略有改善的秘鲁和哥伦比亚,两国失业率的绝对水平也位于高位。从这个意义上讲,刚刚从2015~2016年连续两年的经济衰退中走出来的拉美地区,又落入“无就业的增长”陷阱中。失业严重,一方面埋下了社会抗议和动荡的风险,进而影响政局稳定;另一方面,家庭收入减少,导致由私人消费拉动的拉美经济增长模式失去源动力。
  其次,“双赤字”特征令本国货币承压。数据显示,所考察的6个拉美国家的经济均呈现“双赤字”特征。其中,阿根廷是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最高的国家,2018年预计分别达到5.3%和5%,这也是阿根廷比索5月初暴跌的重要根源之一。而巴西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在六国中最高,达到7.1%。这主要源于一方面养老金改革推迟阻碍了财政巩固的步伐;另一方面政府为结束5月卡车司机罢工事件而提供的税收减免额约占GDP的0.2%。因此,即使在财政收入超出预期的情况下,巴西2018年度财政目标也较难实现。简言之,为弥补财政赤字而发债,政府将增加公共债务负担,而用资本流入弥补经常账户逆差的做法也将增加经济的对外脆弱性。一旦短期投机资本改变流动方向,那么本币贬值压力就会增大。
  最后,债务负担依然较重。从公共债务占GDP比重看,2018年拉美六国的负债率均比2017年有所上升。其中巴西和阿根廷的负债率最高,分别达到78.6%和61.1%,均超过国际通行的60%的警戒线。而哥伦比亚的负债率为53%,也接近预警线。政府债务过高可能引发投资者对偿债能力和通胀风险的担忧。而从外债占GDP比重看,2018年拉美六国的外债负债率预计均超过20%的国际标准安全线。其中智利、阿根廷和墨西哥的外债负债率最高,分别为64.5%、42.8%和40.2%。外债负债率过高可能引发偿债违约风险,进而引发资本外逃连锁反应。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