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档案知识聚合的实践模型构建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档案知识聚合作为知识经济时代档案开发利用形式的创新体现,为档案知识增值与档案服务社会化提供了实现路径。本文基于档案知识聚合模式的选择应遵循深度性、易操作性、全面性、保密性原则,同时,结合档案知识聚合的自身特点,参考各类知识聚合模式的优缺点,最终选定基于语义――情景的档案知识聚合模式,并从基础层、聚合层、应用层和评估层四个维度搭建档案知识聚合实践模型。
  关键词:档案知识聚合知识服务实践模型
  Abstract: Archival knowledge aggregation, as an innovation manifestation of exploitation of ar? chives in the era of knowledge economy, provides a path for the value-added of archives knowledge and the socialization of archives services. This pa? per chooses the semantic- scene based archival knowledge aggregation model, which follows the principles of depth, easy operation, comprehensive? ness and confidentiality. According to the advantag? es and disadvantages of various types of knowl? edge aggregation models. Consequently, we build archival knowledge aggregation practical model from four dimensions: foundation layer, aggrega? tion layer, application layer and evaluation layer.
  Keywords: Archives; Knowledge Aggregation; Knowledge Service; Practical Model
  早在知�R聚合概念提出前,图情学界已对文献、数据、信息等粗颗粒度信息资源的整合、聚合展开研究。当前,我国图情学界在知识聚合理论、聚合模式、技术应用方面均取得一定研究成果,但档案学界对档案知识聚合的研究较为少见。截至2018年4月,在澳门知网、读秀知识库、万方数据资源系统―数字化期刊全文库等主流数据库中以“档案+聚合”为关键词进行题名检索,仅得6篇文献;以“档案+知识聚合”进行篇名检索,未检索出相关文献。由此可见,我国档案学界尚未系统开展档案知识聚合主题研究。一方面,传统的档案文献借阅、档案编研等服务方式无法满足知识经济时代档案用户的知识利用需求,这种需求驱动着档案知识聚合研究的开展;另一方面,档案学界关于档案知识管理、档案利用服务的相关研究成果丰富,为档案知识聚合研究奠定了理论和实践基础。档案学界现已认识到档案利用服务中档案知识挖掘、处理、整合的重要性。在此背景下,开展档案知识聚合研究,探索档案知识聚合的理论模式与实践模型成为应时之事。
  一、档案知识聚合概念分析
  档案知识聚合属于组合型概念,由“档案知识”与“知识聚合”两个概念组配而成。因此,从基础性概念“知识聚合”着手,在界定“知识聚合”概念的基础上,逐渐明晰档案知识聚合的概念内涵。
  (一)知识聚合内涵
  知识聚合在信息技术深度发展、社会信息量剧增、用户信息需求驱动的背景之下应运而生。该概念最初起源于文献、资料等粗粒度信息资源的整合思想;随后,伴随着日渐兴起的数据整合、信息聚合等中粒度聚合技术应用而逐渐拓展、深化。知识经济时代,人们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并将其视为组织的重要资产,知识聚合逐渐引起研究人员关注。目前,国内学者虽未对知识聚合形成确定一致的概念内涵,但多数学者认同知识聚合是通过对文献、信息、数据等资源进行知识化处理,抽取其中的知识单元,结合用户需求,并将这些知识单元按照一定关联重新聚集和组合,形成用户所需的高聚合度、强关联性的新知识集合。换言之,知识聚合是从用户需求和解决用户实际问题出发的一种精细化、细粒度层次的聚合活动和方式。
  (二)档案知识聚合
  档案知识聚合概念由“档案知识”与“知识聚合”概念组配而成。综合以上两个概念,总结出“档案知识聚合”即通过对数字档案资源进行相应的知识抽取和知识表示处理,形成档案知识单元并存入档案知识库,再按照档案用户需求,充分挖掘档案知识单元间的关联,对其进行重新聚集和组合,形成用户感兴趣、能解决实际问题、具有较强知识性的档案知识集合。档案知识聚合由聚合主体、聚合客体以及聚合环境构成。档案知识聚合主体主要是作为档案知识聚合的发起者、实施者和完成者的档案工作者。档案知识聚合客体是指蕴含在档案资源中,对档案用户有重要价值,辅助用户决策或直接帮助其解决实际问题的知识。档案知识聚合环境要素可分为理论环境、硬件环境、技术环境、需求环境。理论环境主要指档案知识、知识聚合、档案管理等档案知识聚合相关理论的发展情况;硬件和技术环境主要指档案知识聚合所需计算机、网络、服务器等基础实施完备情况和运用的知识挖掘技术和聚类技术等发展情况;需求环境是指档案用户对档案知识、档案工作者的要求和期望,这是影响档案知识聚合效果的重要因素。
  二、档案知识聚合模式的选择
  档案知识聚合模式的选择是档案知识聚合实践模型建构的关键,针对不同的信息资源类型、信息环境以及用户需求,应选取相应的聚合模式。目前,档案知识聚合模式的相关研究较少,因此,档案知识聚合模式的选择需借鉴现有知识聚合模式研究成果。知识聚合模式主要分为基于语义的知识聚合、基于情景的知识聚合、基于计量的知识聚合三大类。这三类知识聚合模式不是相互独立、不相兼容的,可根据实际知识聚合需求进行复合运用。   (四)评估层
  档案知识聚合模型的评估层作为整个模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档案知识聚合可持续发展具有推动作用。首先,评估层直接影响用户档案知识需求的更新,这是档案知识聚合实施的主要驱动力量。其次,领域专家对模型的评估助于档案知识聚合方法的改进和档案知识聚合结果的优化。领域专家凭借丰富的理论积累和实践工作经验,对该模型的聚合方法、聚合效率、聚合结果进行评估,有利于模型的调整和改进,经过“实施→评估→实施→评估…”的良性循环,整个聚合模型会不断进行更新和迭代,最终向最优模型靠拢。最后,评估过程中用户的全程参与使评估过程更加贴近用户需求,保证评估结果的真实性、有效性。另外,档案知识聚合实施主体也可从聚合资源、聚合模式、聚合实践、聚合结果四方面设计档案知识聚合模型评估指标体系,以指导档案知识聚合模型评估工作的稳步推进。
  以台湾历史数位图书馆项目为例,该历史数位图书馆作为收录“淡新档案”“明清档案”“古契书”的全文档案资料数据库,基本搭建了涵盖基础层、聚合层、应用层、评估层在内的四级档案知识聚合实践模型。在基础层存储各类档案、文献的全文数据,系统建设人员与档案工作者对全文数据进行关键词(人名、地名、时间、官名等)抓取,制定全文数据的元数据方案,实现档案文献的有序化存储,为档案文献知识化处理做准备。在数据库的聚合层,立足用户的检索和利用需求,搭建“时间”“空间”“主题”三类档案文献组织脉络,借助关联数据实现档案文献的自动聚合。该数据在应用层面提供检索结果关系脉络图,帮助用户探寻目标档案相关的知识。最后,用户在数据库评估层支撑下,借助交互接口向数据库终端反馈此次档案知�R服务的真实感受及个人建议,为数据库的升级优化提供重要参考数据。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青年项目“社交媒体环境下公共档案资源知识聚合与服务研究”(项目编号:16CTQ032)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参考文献:
  [1]赵蓉英,王嵩,董克.国内馆藏资源聚合模式研究综述[J].图书情报工作,2014(18):138-143.
  [2]梁亚声,徐欣等.数据挖掘原理、算法与应用[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61-93.
  [3]张斌,郝琦,魏扣.基于档案知识库的档案知识服务研究[J].档案学通讯,2016(3):51-57.
  [4]张斌,魏扣,郝琦.国内外知识库研究现状述评与比较[J].图书情报知识,2016(3):15-25.
  [5]王昊,谷俊,苏新宁.本体驱动的知识管理系统模型及其应用研究[J].澳门图书馆学报,2013(3):98-110.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