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研究启示及展望

作者:未知

  【摘要】本研究从重复阅读的概念与心理机制、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图文注视特点、重复阅读对儿童词汇学习的影响以及儿童重复阅读的最佳次数等方面着手,对国内外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研究文献进行了梳理。在此基础上,研究者提出了相关建议与研究展望。
  【关键词】重复阅读;图画书;儿童
  【中图分类号】G6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604(2018)06-0039-04
  图画书阅读是促进儿童阅读能力和文字意识发展的一种有效途径。〔1〕重复阅读作为一种旨在改善儿童阅读理解和阅读流畅性的阅读方法,受到了国内外研究者们的�V泛关注,已有许多研究者验证了这一阅读方法的有效性。〔2〕本研究通过对国内外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研究文献进行梳理,提出了相关建议和研究展望。
  一、重复阅读的概念与心理机制
  (一)重复阅读
  早在1979年,塞缪尔斯(Samuels)等人就提出了重复阅读(repeated reading)这一概念。它是指学生通过反复阅读材料,以提高理解力并达到一定的流畅性水平。〔3〕这一阅读方法的提出旨在改善阅读困难儿童以及正常儿童对困难文本的阅读理解和阅读流畅性。〔4,5〕儿童的图画书重复阅读则是指,儿童对自己喜爱的图画书进行反复阅读,或者要求成人反复读给他们听的行为。
  (二)重复阅读的心理机制
  重复阅读的提出是基于拉伯格(Laberge)和塞缪尔斯的信息自动化加工理论。〔6〕他们将阅读信息的加工过程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低层次理解阶段。在这一阶段,儿童主要进行的是词汇识别、词汇拼写以及对语音等信息的编码,并逐步实现对字词识别以及语音信息解码的自动化。二是高层次理解阶段。它是建立在低层次理解阶段已经充分实现自动化的基础之上的。在这一阶段,儿童的注意从低层次的解码加工转移到对语句、篇章以及段落的理解等高层次的解码加工上。
  塞缪尔斯认为,重复阅读能够为儿童提供充分的练习机会。〔7〕据此,儿童图画书的重复阅读能够为儿童提供练习阅读图画和文字的机会,增加儿童图文匹配的可能性,并加深儿童对故事内容的理解。〔8,9〕
  二、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图文注视特点
  图画书整合了图画和文字,图画和文字均承载着丰富的阅读信息,图画书的这个特点符合儿童形象性思维的发展规律。〔10〕为揭示儿童在阅读图画书时的注视特点,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将眼动技术应用于儿童的阅读研究。眼动分析法的应用增强了儿童阅读研究的外部效度,〔11〕同时也为研究者提供了深入探讨儿童阅读内部认知加工过程的机会。已有研究表明,儿童在图画书阅读过程中主要关注图画,较少关注文字,〔12〕儿童对图画的注视呈现出主角优先、鲜艳颜色优先、新异刺激优先等原则。〔13〕有研究者针对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图文注视情况进行了研究,发现儿童在图画书重复阅读过程中的眼动模式呈现以下特点。
  (一)随着重复阅读次数的增加,儿童仍然主要关注图画,但对图画中主角元素和细节的关注显著降低
  在图画书重复阅读过程中,虽然儿童对图画的关注会有所下降,但是图画仍然是儿童阅读过程中的主要关注元素。〔14〕维哈伦(Verhallen)等人考察了重复进行4次分享阅读时,5岁儿童对文本中强调的图画元素的关注情况,发现儿童会优先注意主角元素,并且随着重复阅读次数的增加,儿童能够更快地注视到文本所提到的重点图画元素。〔15〕韩映虹等人(2016)研究了重复阅读5次图画书对4~5岁儿童文字和图画元素关注程度的影响,结果发现,与第一次阅读相比,重复5次后,儿童对图画元素的总注视时间和总注视次数明显减少,且对图画中的主角、细节等故事元素的关注也显著降低。这表明,随着图画书重复阅读次数的增加,儿童对其中的故事越来越熟悉,对图画中信息的搜索与关注会逐渐降低。
  (二)随着重复阅读次数的增加,儿童对文字的关注增加,对低频词的关注也逐渐增加
  随着儿童在图画书重复阅读中对图画关注程度的降低,儿童得以分配更多认知资源去搜索新的能够支撑他们进一步理解故事内容的阅读信息,如文字。研究表明,随着重复次数的增加,儿童对图画书中的文字关注逐渐增加。〔16〕这一结果与信息自动化加工理论中文字解码的自动化过程相符。〔17〕此外,在重复阅读中,儿童能够更快关注到文本所提到的元素。〔18〕概而言之,重复阅读为儿童提供了反复练习的机会,让儿童能够借助重复阅读逐步实现图文匹配,学习和解码文字含义。
  重复阅读能够促进儿童对低频词的关注,以及低文字水平儿童对高频词的关注。〔19〕伊文斯(Evans)等人研究了4岁幼儿在7次重复阅读图画书之后的眼动数据与文字习得的关系,同时设置了高频词与低频词作为目标词,结果发现,在7次阅读之后,儿童主要注视的仍然是图画,但是与第一次阅读相比,在第七次阅读时,儿童对文字区的关注有了显著的增加,儿童对低频词的关注也随着阅读次数的增加而增加。〔20〕
  三、重复阅读对儿童词汇学习的影响
  重复阅读为儿童提供了反复接触图画书中文字的机会,儿童在重复阅读中不断接触并储存文字信息,并逐渐掌握一些文字的组织方式和规则。〔21〕有研究指出,图画书重复阅读能够促进儿童接受性词汇和表达性词汇的发展。〔22〕图画书重复阅读也能够帮助儿童扩大词汇量并学习相关词汇知识。达胡斯(Damhuis)等人研究了图画书重复阅读对儿童词汇广度和深度的影响,结果表明,通过重复阅读,儿童在词汇深度和广度上都有了较大的进步。〔23〕
  对于阅读障碍、学习障碍等特殊儿童的词汇学习, 图画书重复阅读也有着一定的促进作用。有研究者研究了图画书重复阅读对具有特定性语言障碍的3岁儿童词汇学习的影响,结果表明,图画书重复阅读能够有效促进具有特定性语言障碍儿童的词汇学习。〔24〕博比森(Bobzien)等人研究了图画书重复阅读对听障儿童词汇学习的影响,发现重复阅读以及显性的教学指导能够有效促进听障儿童的词汇学习。〔25〕   四、�和�重复阅读的最佳次数
  儿童早期阅读能力的发展与他们未来的学业成就密切相关。〔26〕重复阅读能够有效改善儿童的阅读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重复阅读的这种促进效果能够随着重复次数的增加而不断增强。有研究者研究了儿童在6次重复阅读一篇文章之后对目标词的关注情况。他们分别记录了儿童在第三、四、五、六次重复阅读时的眼动指标,结果发现,儿童在第五次和第六次重复阅读时的眼动指标已经不存在显著差异了,且儿童在第五次重复阅读时已经取得了较好的阅读效果。〔27〕目前,学界尚未对图画书重复阅读的最佳次数达成共识。根据已有研究来看,在进行3~5次重复阅读之后,儿童的阅读理解能力、阅读流畅性水平以及文字学习水平都得到了适宜的发展,其眼动指标变化也在3~5次重复阅读之后逐渐趋于平缓。
  五、建议与研究展望
  (一)建议
  1.鼓励学前儿童进行重复阅读
  重复阅读是儿童阅读水平发展的重要预测因素。儿童在重复阅读时表现出的阅读理解能力和流畅性水平,能够很好地预测他们未来的阅读理解能力和流畅性水平。〔28〕虽然儿童在图画书重复阅读时仍主要关注图画,但重复阅读有助于促进理解并减少儿童用于故事理解的注意资源,以使儿童能够将更多的注意分配到文字上,促进他们的文字意识发展和文字学习,从而拓宽儿童的词汇量,加深他们对词汇的理解。因此,家长和教师应鼓励儿童进行重复阅读。
  2.在重复阅读中适时给予儿童一定的指导与支持,并保证3~5次的重复阅读次数
  儿童在图画书的重复阅读过程中,逐渐熟悉故事内容,并对图画和文字细节信息表现出进一步的兴趣。有研究指出,在重复阅读中为儿童提供语音、文本练习以及及时反馈,能够有效改善儿童的阅读理解能力和流畅性水平。〔29〕反馈可以是家长或教师在与儿童进行重复阅读的过程中,对儿童提问的积极反馈;也可以是家长或教师在儿童重复阅读过程中给予儿童的积极评论或提问。此外,在重复阅读过程中,教师或家长应积极帮助儿童关注和发掘图文之间的联系,以提高儿童的图文匹配能力。
  如前所述,3~5次重复阅读可明显提高儿童图画书的阅读效果。〔30〕所以,家长或教师在和儿童一起进行图画书重复阅读时,应保证3~5次的重复阅读次数。但在实际阅读过程中,还应关注儿童的兴趣。儿童的兴趣可能会受图画书的难度、类型、故事内容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因此,在重复阅读的次数上,家长和教师应在尊重儿童兴趣的前提下,灵活选择适当的重复阅读次数,以更好地促进儿童阅读水平的提高。
  (二)研究展望
  1.加强汉语儿童图画书重复阅读的研究
  目前,重复阅读的大部分研究文献都是西方学者对拼音文字图画书的研究。汉语作为表意文字,与拼音文字有着很大的区别。西方学者的研究成果能否直接应用于汉语图画书的阅读,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由于澳门家长比较重视识字教育,很多儿童很早就认识一定数量的汉字。这对儿童的图画书重复阅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值得探讨的问题。目前,关于汉语儿童图画书的重复阅读研究还比较少,因此加强这一领域的研究应成为今后的一个研究方向。
  2.利用眼动技术探究儿童图画书的重复阅读
  阅读是一项复杂的认知活动,它包含了视觉分析、字形加工、语音加工和语义通达四个部分。〔31〕眼动分析法可以提供人在进行心理活动过程中的即时认知加工数据,并可对人的心理活动进行精细分析,〔32〕这增加了研究的外部效度。随着眼动技术的发展,部分眼动设备已实现了在使用时不需要被试佩戴任何装置(如Tobii眼动仪),这为低龄儿童阅读的内部认知加工过程的研究提供了可能。
  3.关注特殊儿童的图画书重复阅读
  最初提出重复阅读这一阅读方式是为了改善阅读障碍或阅读困难儿童的阅读理解能力和阅读流畅性水平。〔33〕对于特殊儿童而言,由于其自身的特殊因素(如听力障碍、语言障碍、自闭症等),造成他们的阅读发展较正常儿童缓慢。虽然有研究表明图画书重复阅读能够促进部分特殊儿童的词汇学习,〔34〕但是相关文献也只集中在部分特殊儿童(如听力障碍),且样本量较小。因此,图画书重复阅读在特殊儿童群体中的普适性,以及特殊儿童群体的图画书重复阅读是否存在一定的规律和特点等问题,仍值得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20〕〔21〕〔26〕HORST S  J.Context and repetition in word learning〔J〕.Frontiers in Psychology,2013,149(4):149.
  〔2〕〔8〕〔14〕EVANS  M A,SAINT-AUBIN  J.Vocabulary acquisition without adult explanations in repeated shared book reading:An eye movement study〔J〕.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2013,105(3):596-608.
  〔3〕〔4〕〔7〕〔17〕〔33〕SAMUELS  S   J.The method   of repeated readings〔J〕.Reading Teacher,1979,32(4):403-408.
  〔5〕MOYER   S   B.Repeated   reading〔J〕.Journal   of Learning Disabilities,1982,15(10):619.
  〔6〕〔13〕LABERGE D,SAMUELS S J.Toward a theory of automatic information processing in reading〔J〕.Cognitive Psychology,1974,6(2):293-323.   〔9〕TRIVETTE  C  M,SIMKUS  A,DUNST C J,et al.Repeated book reading and preschoolers’ early literacy development〔J〕.Center for Early Literacy Learning,2012,(5):1.
  〔10〕耿慧�m.浅谈绘本阅读对幼儿成长的作用〔J〕.北方文学,2012,(10):169.
  〔11〕〔16〕〔18〕韩映虹,刘妮娜,乌日嘎,等.学前儿童图画书阅读的眼动研究综述〔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2017,18(1):75-80.
  〔12〕〔27〕EVENS  MA,SAINT-AUBIN  J.What  children are looking at during shared story book〔J〕.Read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5,16(11):913.
  〔15〕VERHALLEN M  J A  J,BUS A G.Young second language learners’ visual attention to illustrations in storybooks〔J〕.Journal of Early Childhood Literacy,2011,11(4):480-500.
  〔19〕ZAWOYSKI A M,ARDOIN S P,BINDER K S.Using eye tracking to observe differential effects of repeated readings for second-grade students as a function of achievement level〔J〕.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2014,50(2):171-184.
  〔22〕BELLON-HARN  M L,HARN W E.Scaffolding strategies during repeated storybook reading:An extension using a voice output communication aid〔J〕.Focus on Autism & Other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2008,23(2):112-124.
  〔23〕〔30〕DAMHUIS  C  M  P,SEGERS  E,VERHOEVEN L.Stimulating breadth and depth of vocabulary via repeated storybook readings or tests〔J〕.School Effectiveness & School Improvement,2015,26(3):1-15.
  〔24〕〔34〕ROHLFING     K    J,CEURREMANS     J,HORST J S.Benefits of repeated book readings in children with SLI〔J〕.Communication Disorders Quarterly,2017,39(2).
  〔25〕BOBZIEN  J  L,RICHELS C,SCHWARTZ K,et al.Using repeated reading and explicit instruction to teach vocabulary to preschoolers with hearing loss〔J〕.Infants & Young Children,2015,28(3):262-280.
  〔28〕GELLERT  A  S.Does  repeated   reading  predict reading development over time:A study of children from grade 3 to 4〔J〕.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2014,55(4):303-310.
  〔29〕YOUNG  A,BOWERS  P  G.Effects  of  prosodic modeling and repeated reading on poor readers’ fluency and comprehension〔J〕.Applied  Psycholinguistics, 1996, 17(1):59-84.
  〔31〕白学军,闫国利.阅读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1-2.
  〔32〕闫国利,白学军.眼动研究心理学导论〔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28-29.
  Review of Studies on Repeated Reading of Children’s Picture Books and Its Implications
  Han Yinghong, Kang Lichao, Zhou Xiran
  (Colleg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 Tianjin, 300387)
  【Abstract】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literature,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about children’s repeated reading of picture books in the following fields: concept and mental mechanism, features of gazing at text and picture, the impact of repeated reading on children’s vocabulary learning, and the optimal frequency of repeated reading. Several suggestions are put forward for future research.
  【Keywords】repeated reading; picture books; children


常见问题解答